一個職校畢業班的就業選擇

一個職校畢業班的就業選擇

2019-07-30 16:30 來源:新華網 【字體大小】:

新一輪畢業季如期而至,又一批學生走出校園,包括00后在內的職校生也開始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。

  湖南省婁底職業技術學院機電工程學院畢業生朱琪便是其中一位。由于學習成績突出,多家工廠向他拋來“橄欖枝”,但都被他回絕,“雖然學的是技術,但我不想進工廠工作。”

  近日,《工人日報》記者跟蹤采訪了朱琪和畢業班的其他同學,發現站在就業的十字路口,同學們不再唯“待遇”論,擇業觀開始變得“浪漫”且多元。和相對單調乏味的工廠工作相比,他們更青睞靈活就業崗位,并對職業發展和勞動保障有了更多的考量和期許。

  動手能力更強但想法也很多

  朱琪的輔導員朱冬最近也頗為煩惱。今年他班上的畢業生較多選擇了不去工廠工作,“有的人打算參軍,有的人在準備事業單位的考試。”

  朱冬所輔導的2014級機電一體化班,采用“3+2”模式辦學,初中畢業后入學,學5年即可拿到大專文憑。特殊的辦學模式,使該班成為學校最年輕的一個畢業班,“95后、00后學生居多。”雖說學了5年機電技術,但總共50名同學有33人從事專業對口的工作,其他人有的做了外賣送餐員,有的干上了銷售。

  近些年,職業院校加強了與企業的聯系。婁底職業技術學院每年的11月會組織各類企業來校招聘。期間,畢業生與企業間有了更多交流與雙向選擇的機會。不過,一些學生就業時還是避開了所學專業和行業。

  前不久,一份《就業藍皮書:2019年中國高職高專生就業報告》顯示,2018屆高職高專畢業生就業率為92%,較2014屆上升0.5%。“機械設備制造業”“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”“電子電氣設備制造業”高職高專就業比例較2014屆分別下降1.9%、1.6%和1%。

  “現在的00后不好招,也難留得住。”株洲市沃爾新材料公司總經理湯保國對此感受真切,不久前,企業招聘了兩名職校生,對他們的印象也很好。但可惜的是,不到3個月他們就跳槽了。

  近年來,通過加強與職業院校合作,到湯保國所在公司實習的職校生源源不斷,“這些學生更自信、動手能力更強,企業很需要,但他們想法也很多,不太好留住他們。”

  更青睞靈活就業崗位

  2013年時,朱冬還沒從教。當時他在深圳一家企業工作,常與生產車間打交道。回想起當時的車間工人,朱冬說,要么是干了多年的老員工,要么就是剛來不久的“新面孔”,“但他們的流動性很強。”

  時隔6年后,年輕人換了一茬,不過情況并沒有改善。

  “以前年輕人不愿去工廠,多因待遇低,但現在工廠普遍提高了待遇,為何還不愿意去呢?”朱冬有些不解。

  朱冬班上轉行的學生中,不乏成績優異者。專業成績前三的朱琪在廣州一家知名機器人企業實習結束后,謝絕了企業領導的挽留,準備參加湖南省士官選拔。而他所實習的企業,采用全自動化流水線生產,一條生產線只需2~3名工人操作。擔任電氣裝配技術員的朱琪,負責機械臂的調試和裝配。

  工作環境不差、工資不低,但這依然沒能留住朱琪,“工廠的工作還是太單調乏味了。自己就像一枚螺絲釘,對工作的新奇感,全被冰冷的機械磨光了。”

  身材高挑的朱琪是校園里的陽光男孩,彈得一手好吉他,在學校舞臺上收獲萬千掌聲,但走進工廠后,面臨無休止的加班,這一愛好也逐漸荒蕪了。

  此外,工廠的晉升機制也讓朱琪對職業發展有所擔心。同部門多是干了10多年的老員工,“晉升基本靠工作年限,我前面還排著十五六個人,何時能輪到我?太熬人了。”

  嫌工廠乏味的不止朱琪一人。他的同學陸懿是學校里的輪滑高手。他曾經踩著輪滑鞋,從婁底出發,滑了兩天兩夜到長沙。但自打走入工廠,忙碌而單調的工作,讓輪滑鞋擱在架子里“吃了灰”。

  在朱冬看來,這些職校生的就業選擇既基于個性,也反映了一些共性,“他們的就業觀跟以前大不一樣,他們的家庭條件相較過去有了大幅提高,不少學生不太能吃苦,找工作時要求更高。同時,現在的就業機會多,年輕人更青睞一些靈活就業崗位。”

  傳統工廠需要作出改變

  “長期以來,我國高級技工缺口很大,比例僅為6%左右。”人社部職業能力建設智庫技工教育專家、河北省邢臺技師學院原院長荀鳳元說,據相關行業人才機構調查預測,到2020年高技能人才缺口將達2200萬人。

 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外賣行業從業人員與日俱增。數據顯示,2015年,某外賣公司“外賣騎手”僅1萬多人,但到了2018年第4季度,該公司日均活躍“騎手”人數已近60萬人,其中不乏職校畢業生。

  婁底職業技術學院機電工程學院副院長、教授羅正斌認為,對工人身份的不認同,使得不少職校畢業生要么不愿去工廠,要么頻繁跳槽。

  “以前我們‘關起門’來辦職業教育,學生畢業才接觸到企業,很不適應,跳槽者較多。現在我們跟企業聯合培養人才,學生能提前接觸到企業和工作,就業質量也有了很大提升。”羅正斌說,要讓職校生對工作有歸屬感,需要企業的參與。

  今年5月,婁底職業技術學院的9名00后學生走進湖南文昌新材科技股份公司,進行為期1年的學徒制培養。如今兩個月過去了,學生們已基本勝任了工作崗位。在獲得公司認可的同時,他們也在工作中有所收獲。

  為“留住”職校生,一些工廠也在努力改變。為讓工人們在工間休息時放松心情、調節壓力,廣汽三菱汽車公司工會出資,以班組為單位,在生產線旁建起了能打籃球、看電視、還可以賞花賞魚的職工休息室。

  廣汽三菱工會辦組工科科長何明認為,“留住”職校生,企業工會大有可為,“企業可以開展各類技能比賽,讓勤奮的年輕人有出彩的機會;工會還可以組織豐富多彩的文體活動,組建各種興趣協會,開展相親活動等,讓年輕員工在企業找到歸屬感。”(部分采訪對象為化名)

附 件:AttachmentPh
广东时时历史记录查询结果